以前你們審我們,現在我們審你們客觀的說,這兩三年來,台灣的政論節目,台灣的電視評論員們, 或者說是「名嘴」們,進步很多了。 總覺得他們好像不是很愛人稱名嘴這稱呼,愛被稱為「評論員」, 其實這滿無聊的,想當年,同性戀們為了將自己的名稱「反負面化」, 所以稱自己為「GAY」,可是搞到現在, 造成了gay啊!同志啊!這些好名詞,都成了反面用語, 多數人被這樣稱呼,還是覺得受侮辱, 重點是「人的觀念」,「人的所作所為」,「社會觀念有沒有變」, 不是名詞,就像是改稱為「原住民」,不再叫「山胞」或是「生番」,多數的漢人 被人稱為原住民,下意識都會立即否認,覺得羞恥。 不信去路上找人試試,真實的反應就是如此。 社會觀念不改,文化不進步,叫什麼都沒有用, 重點是你做的好不好,值不值得人尊重, 想當初,「郭富城」這個天西裝外套王剛出道時,這「富城」兩字簡直是「俗」到家了, 我們那時的青少年,都覺得他該改名,這名字實在不像個「帥哥」, 可是,等到人家有成就, 你說,現在叫「富城」,有誰覺得「俗」了? 同樣的,「名嘴」們只要做得好,做得對社會有貢獻, 有一天,「名嘴」二字也會成為「美稱」不是? 叫什麼根本不是重點。 「蘭兒」「小蘭」這名字不是挺美的嗎?可是想到慈禧這個老妖婆, 誰還敢用? 「大中至正」,「中正」這名字不好嗎?可想到蔣中正,你還敢這樣取自己的兒子? 同一個名,「秀蓮」,多秀氣啊, 想到「俞秀蓮」就又加上點「英氣」、和「體貼入微」的美麗, 可想到「呂秀蓮」,我想多數人都是臉上「三條線」吧, 我個人心中的os是:「妳怎麼不早點去死啊,以為妳下台了就再也不用看妳那張 醜臉,想妳那些胡言亂語,沒想到陰魂不散,還一天到晚ARMANI搶版面, 台灣的媒體,你們混蛋,這個婆娘還有什麼新聞價值? 她說什麼,你們何必理她? 好,就一定要報不是? 我求你們好不好,跪下來求你們好不好,以後她出來了, 要也警告一下,發個警語,讓在吃飯的人有個準備, 要不,就加個「馬塞克」打在她臉上怎樣? 我們高雄的陳市長,都知道自己嚇人,所以在高雄的一堆她的海報, 都是以「卡通」造型出現,人家可是有「公德心」的,那像那個「蓮」。 菊,真是花之隱逸者也。」 台灣的政論節目,名嘴們,這一兩年進步不少, 泛藍的呢,開始注重教導傳遞「法治」觀念的重要, 法治上的「程序正義」的重要, 這樣的觀念的普及,透過對這個阿扁大審,來個全面性的觀念革新, 民主法治啟蒙, 說真的,從他們最近對於這些個法官的德性的追蹤, 尤其是糾出法官的胡亂判決,那些個壞法官、惡檢察官的德性, G2000以公論,予以制裁,這是非常好的現象, 功不唐捐,短期內,雖說是有點「狗咈火車」, 但長期下來,累積下來的努力,對觀念上、民主深化上的提昇, 一定會看到的。 美國也是這樣走過來的,世界上有那個先進的民主國家不是這樣走過來的, 那些動不動就「放棄」主義,覺得「煩」,要看「新鮮」的話題的, 失敗主義者,少理他們,任何社會都有這種人, 對於一個社會的進步,這些人永遠都是「享利者」,而不是「付出者」。 綠的也有進步啊,我指的不是地下電台, 他們變得特愛關心「經濟話題」,「民生話題」有時也說的不錯, 雖說逃避阿扁問題的鴕鳥心態,滿可恥的, 但也不能說他們沒有進步,起碼,以經濟、民生話題轉移話題, 比一路的死挺,錯亂是非強得多了。 最近,從那個「又一春」,來檢驗這些個法官的前後不一,前踞後恭的德性, 搞得很漂亮西服,拆穿了這些個「自命改革派」的真面目, 又在高院的裁定中,拆穿了另一個胡搞的法官, 台灣司法「安定性」,沒有「預期性」的可怕現象, 這都是很棒的媒體對社會進步的「功效」,點出問題, 深入追蹤, 說實話,看的久了的人,法律知識,自己在司法上該有的人權保障知識, 一定進步很多, 有保護自己意識的人民,司法基本知識不貧乏的人民,也才能讓司法官不敢胡來 ,社會也會往法治的方向進步, 人民懂得法治的重要,懂的自己該爭取什麼權力,而不再只是面對權力者時, 一個待宰的「羔羊」,這樣的社會,才會成為法治社會。 只有當人民知道,自己在法律之前,不只是個待宰的「客體」, 而是能爭取自己的權力的「主體」時,這個國家的司法制度也能提供這樣的服務, 台灣的民主法治,才能大步的向前。 這些個辛苦的名嘴,真的盯得不錯啊,讓這些結婚西裝個司法官們終於不能一手摭天了。 以前呢,是你們這些個死司法官,關起門來審我們, 我們不敢吭聲, 現在這個扁案,是我們人民在「公審」你們, 這個台灣的司法制度,所有的台灣的「法律人」, 讓大家道德審判,在你們人模人樣的面目下, 有多少人是「人面獸心」,胡搞亂搞成個什麼德性。 以前,我就有種想法, 要是有一天,有機會到地獄採訪, 到時,在陰間的法庭,或是基督教的最後審判時, 受審要判到地獄的人「司法官」多呢?還是真的流氓老大多? 一個老大能害的人,一生能有上百個就很「屌」了, 可是一個爛法官,一個爛檢察官, 不管是怠墮,或是狂妄自大,曲解法律,或是收黑錢, 以我們台灣一個司法官收案的量, 這些個混蛋司法官,當個一年,要害死多少人啊? 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有的一當就是幾十年,你想這罪孽有多深重結婚? 好的法官,不是沒有, 台灣的公務員中,我想最好的公務員,替人民做最多好事,在公門修行最多的, 是台灣的好司法官,盡職到過勞死的,不偉大嗎? 可是最壞的公務員,最缺德的,在公門造孽最多的, 八成也是司法官,不管是法官或是檢察官, 這些壞司法官造的孽,真是罪孽深重, 不提別的,光一個怠墮審判,這些人知道對當事人有多大的折磨嗎? 對他們的家人來說,這有多痛苦? 就只是因為這些個賤人怕事、懶,造成人家這樣大的痛苦, 說!這種人,幹這種事的人,傷害人這麼重的人, 不該下地獄嗎? 要真有機會有地獄專訪,或是最後審判專訪, 我想,所謂的「司法官」,那些個真的該死的鬼司法官, 一定比真的地痞流氓多的多了, 這些個爛人,亂判亂審,害得多少人一生都被毀了, 不該下去地獄,該去那? 就算是地獄,也是會落到最深最痛的那西裝一層,這才有天理。 看醫生,看們庸醫,可以認楣,換一個補救, 遇到爛父母官,爛政府,可以搬家,可以移民, 可是,被訴訟繫屬後,遇到個爛法官,就是你的命, 一個審級的痛苦,長達近半年的忍受,躲得掉嗎? 不覺得真要是有地獄,這些個法官、檢察官,濫用公器的混蛋, 一定要在地獄中,比那些個黑道更該受到重懲,否則還有沒有天理啊。 當然啦,那也要真的有「死後的世界」才算, 否則,這些個爛人,誰能耐他們何呢? 最近呢,因為這個世紀大審, 看到台灣的司法系統,我想很多人有種感覺吧, 一開始,以為是調查局有問題, 後來,沒想到連檢察系統都是問題; 再來,沒想到連地方法院也是一堆問題,現在連高院,也是問題叢生, 接下來呢?要不要看到連最高法院,也是一堆爛人? 大法官,也是一堆爛人廁身其中。 台灣的司法,「歸A害了了」。 襯衫這樣的人,這麼大的比例,廁身其中,這個社會還能找到公義嗎? 還有多少人能相信,在法庭中能找到「公義」? 嚇到了吧!這就是現實中的台灣司法, 怎麼辦? 以前是他們這些個司法人審我們,現在,換我們來「公審」這群人了, 看他們到底是什麼德性, 看他們臉皮有多厚,膽量有多大, 用社會的輿論,來挑戰他們的「厚臉皮」和「黑心肝」, 你們照法律程序審「陳水扁」家,我們人民用公共輿論來審你們這些個「法匠」。 最近,台灣的名嘴們在這方面,真的做的可圈可點, 拿他們的審判裁定,一一公開檢示, 將他們前後不一的裁定心證,一一檢示,出示證劇, 讓大家見識這些「法匠」的德性, 真的幹的不錯啊!辛苦各位了。 (怎麼都沒有人想過,在法院前開這種買賣, 開這種店啊? 什麼店?「開廟」啊! 台灣的法院,別的我不知道,高雄地院旁,開了訂做禮服一堆的律師店, 我以前常去,所以看到這個有趣的現象,(我也不想有機會知道這有趣的現象的) 真是會找店面啊,開這種地方,多有「人潮之便」。 可是,說實話, 以台灣的法院的現實狀況,這種俄羅斯輪盤的法院, 「開廟」,不是更好? 搞算命,幫人改運的攤子不也是很好? 照台灣這種審判安定性,審判預期性, 上法院,你需要的不是好的「律師」, 找個會「改運」的算命師,還比較實際, 多拜拜,求神保祐你別倒運還比較實在, 阿扁這種案子,十目所視,都敢惡搞成這樣, 其它的人的案,沒人注意,你想,被人惡搞成怎樣? 上法院,是不是在賭運氣? 開廟吧,或是擺個改運的攤子,我想對於上法院的人而言, 還更有需要不是?)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濾桶YAHOO!

創作者介紹

越大鑊

sl64slwvl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