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0日下午,張風一下火車,就拖著拉桿箱往北京市教育委員會辦公樓趕。這位出差歸來的家長,特地為問清中考加分的“真相”而來。
  與其他也來表達過訴求的家長一樣,張風的期待,一是掌握孩子的裸分排名,二是希望教育部門能核查所有加分考生的資料。
  “我們以前不關註中考加分,但今年中考偏簡單,每一分都可能拉開幾十甚至上百人。”一名考生家長代表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今年獲得加分的考生比往年多,少則加5分,多則10分、20分,“這一下拉大了差距,不公平。”
  他們敏感的神經,是被最近頻發的“加分疑雲”刺痛的:遼寧、河南先後被指高考加分涉嫌造假,類似的質疑,隨後降臨在哈爾濱、北京等地的中考加分上。
  北京中考加分是否存在水分,這尚需權威部門調查。不過,記者註意到,一個“剪刀差”在近5年來大致呈現——2010年至2014年,北京中考報考人數由10.2萬持續下降到8.9萬,加分人數卻從9000餘人上升至15786人,占報考人數比例從8.9%增為17.7%。
  3分拉開400多名 中等考生最受影響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趙芳不會讓兒子放棄那次出國表演的機會。
  她的兒子就讀於北京一所中學的實驗班,班級學生要訓練某一門樂器。初二上學期,學校組織出國巡演,音樂老師帶隊,最終十餘名學生報名參加。
  “每人要交5萬元費用。可後來,老師不讓我兒子去了。”趙芳回憶,學校給的理由是,兒子是讀實驗班之後才學樂器的,而許多報名者從小學就開始學了。
  趙芳並沒把這事放在心上,直到今年上半年第一次模擬考試結束後,她看到了貼在學校的中考加分公示。結果讓她驚訝:兒子所在的班級40人,約四分之三都有加分。
  一位家長告訴趙芳,他的孩子獲得加分,是因為參加了那次出國巡演,屬於“經主管部門認定的在文藝、體育、科技等方面獲獎的考生”。
  6月24日,8.9萬名考生走進北京中考考場,初中階段意義重大的戰役正式打響。坊間普遍評價是,今年試題比往年簡單,有教育機構估計,今年分數線可能普遍上漲20分。
  “算裸分,兒子在班裡可以排第10名左右,但算上別人的加分,就只能排20名之後了。”趙芳表示,其實,中考開始之前,兒子就已落後在起跑線上。
  17.7%,這是中國青年報記者統計的2014年北京中考加分考生所占報名人數的比例。加分人數排前三的區縣分別是海澱、西城、東城,對應為3459人、1891人、1611人。
  與2010年北京首次公佈中考加分考生名單相比,今年的加分人數為15786人,上升了將近6000人,而報名總人數下降了1.3萬。
  一位孩子就讀於海澱區某著名中學的家長告訴記者,孩子通常在班上名列前5,“知道有各種加分,但都覺得只差5分,孩子努力努力就能接近,不影響。”
  這名考生報了四所著名高中,“我們原想至少能進一個,誰知,今年海澱區加分的人這麼多。”
  海澱區另一名家長髮現,孩子的區排名在4000左右,周圍有同學原本中考成績比自己的孩子少兩分,但對方加了5分後,排名領先了400多名。
  多位考生家長質疑,這麼多人獲得加分,其中可能存在水分,或者加分規則有被“濫用”之嫌。
  一些家長陸續來到北京市教委辦公樓,希望教育部門公佈裸分排名,並對加分考生進行核查。這些家長大多來自海澱、東城、西城等加分人數較多的區縣。
  “其實,來的都不是‘大牛’考生的家長,是‘次牛’。”一位考生家長坦言,加分對高分、低分考生的影響都不大,認為受影響的,大多是分數中等的考生。
  對於這部分考生而言,加分人數的多少,事關其能否夠得著理想的中學。而在現行教育體制下,踏入兩所不同的中學,命運有可能就此拉開差距。
  17.7%的考生靠什麼加分
  在多數受訪家長的理解中,合理的加分,應是對極少數優秀學生的鼓勵,或體現國家某一政策傾向。然而,占報名人數17.2%的加分比例,超出了不少人的預期。
  這15786名加分考生,哪種類型的加分人數最多?分佈在哪些區縣、中學?他們為什麼可以獲得加分?中國青年報記者對北京教育考試院公佈的2014年加分考生名單進行了統計。
  記者註意到,加分人數最多的,是少數民族考生,共5516人,約占加分人數的三分之一。其中,海澱區的少數民族加分考生最多,為1147人,西城區、東城區分別為756人、623人。加分人數名列第二的是文藝特長生,共4677人。人數其次多的是市級三好學生,共3052人。
  這三支人數龐大的加分考生大軍,占了加分考生總人數將近九成。根據2014年的北京中考加分政策,這部分學生都可以獲得5分的加分。
  記者註意到,在前述三個加分項目中,海澱區加分人數均名列第一。在北京所有區縣中,海澱總加分人數為3459人,領先第二名西城區將近1600人。
  海澱區教委相關負責人曾在2011年表示,該區優質教育資源多,吸引很多學生到海澱上學,所以加分人數比其他區縣的多。一些優質學校的加分人數在40人至70人,個別學校甚至超過150人。
  如果不算各類軍人子女加分,在各中學的加分人數中,排名前五位的分別是懷柔五中(172人)、延慶四中(163人)、人大附中(162人)、牛山一中實驗學校(順義)(156人)、平谷三中(156人)。這5所學校中除1所海澱區中學,其餘4所並非位於北京的核心市區。這與不少家長認為的辦學實力強、綜合素質高的學校加分人數多有一定差異。
  記者發現,以上5所中學,加分人數較多的為文藝特長生、少數民族兩項,二者之和均可占該校加分人數的70%左右。
  多位考生家長告訴記者,一些加分有造假的嫌疑。一位家長稱,初一的時候,孩子所在的班級曾統計少數民族同學,沒有人舉手。但到了中考前,少數民族變成了9人。
  海澱區多位家長表示,他們所在的中學從初一起會組織訓練或參加競賽,這些競賽可以獲得中考加分。這或是一些中學加分人數頗多的“秘訣”。
  一些符合目前政策的加分考生,也引起另一些考生家長的不理解:“比如,有的少數民族考生從小居住在北京,與我們的孩子一起上學,成長經歷幾乎是一樣的,但也有加分。”
  除了前述加分項目,各類軍人子女也在加分人數中占一定比例。這部分人群共1421人。
  事實上,從7月初開始,一些家長已在多個QQ群中自發開始了加分人數統計。他們的統計結果與記者基本一致。
   教育部門稱舉報查實定嚴處
  7月11日,北京市教委公開表示,中招錄取涉及考生切身利益,目前錄取正按程序平穩進行,由於實施“指標分配”等錄取政策,今年優質高中資源較去年有所擴大。
  吸引家長的無疑是教委對舉報的表態。北京市教委表示,如家長對具體加分考生存在質疑,可進行實名舉報,教育考試部門將根據相關規定,嚴肅查處,一經查實,取消考生錄取資格,並追究相關人員責任。
  一些家長試著核對了部分加分公示名單,有人發現,海澱區幾名考生以“高危崗位軍人子女”名義獲得加分,但父親卻是在軍隊系統的雜誌社、大學、司令部辦公室工作,“這明顯不符合高危崗位的條件,不應該加分。”
  中國青年報記者瞭解到,北京市教育部門曾接到類似的實名舉報。但是,前述公示名單的工作單位僅指現在的工作單位,如果其之前在高危崗位工作達一定年限,同樣符合加分條件。
  部分考生家長在舉報時,也被告知了上述答覆。
  對於考生家長來說,他們不願意孩子卷入這場對加分的思考當中。甚至有的家長去教委反映意見,也是瞞著孩子的。
  目前,中考招錄工作正持續推進,7月13日,提前招生錄取結果公佈,7月14日,名額分配的錄取工作開始。這樣的工作狀態將持續到7月底中考季結束。伴隨左右的,是互聯網論壇上,關於中考加分改革及存廢的討論。
  經歷了考生家長的表達訴求,哈爾濱已表態調整招考政策。這讓一部分質疑加分政策的北京考生家長看到了一線希望。
  (文中考生、考生家長均為化名)  (原標題:被加分刺痛的北京中考)
創作者介紹

越大鑊

sl64slwvl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